0371-6777 2727

民国草根 正文卷 第三百零五章 表白

更新时间:2019-09-10

  没有人知道,在初雪那张温婉的脸蛋下,在她柔和大度的性格之中,还隐藏着不输于这两条的叛逆。

  当父亲与大哥隐隐的透露出该给她相看合适的人家的意思的时候,实际上,她也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甄选。

  作为一个从小就清楚自己的定位,以及初家的姑娘就要活得比别人更加的舒适与肆意的想法的女郎。

  初雪觉得,让自己的家人凭借着一些不怎么重要的硬件条件而甄选她的丈夫的话,还不如用自己的标准去选择一个并不怎么讨厌的人生伴侣。

  至于说以后的婚姻生活会不会像是其他女人一般那么的悲惨,亦或是像是自己母亲一样的幸福?

  她只想将自己的人生过好,在此基础上,寻一个不那么讨厌,能够随时说上两句,并且在观念上不会产生过大的分歧的男人就好。

  而当她将自己的标准融合到父亲的选婿的标准之中的了之后,却发现,她在第一时间里想到的并不是那些出现在各大诗会上的才子,各大聚会中的公子,而是那个坐在她的身后,时不时的用钢笔尾巴轻轻的戳戳她的后背,问一些他搞不懂的物理或是化学题的邵同学。

  不,亦或是那个穿起西装,打着领结时要比别人多了几分嶙峋锋锐的可以撑起一片天的真正的男人。

  初雪不知道,当她这么想的时候,邵年时这近两年的努力才算是看到了一丝的成果。

  对于初雪的关注,以及邵年时将自己无处不在的消息网络用来搜集初雪的信息的假公济私,才让他十分顺畅的融入到了初雪的朋友圈,她喜欢的话题以及事物当中。

  只不过这种努力是那样的润物无声,是那样的引人欢喜,到了最后,让这位济城最清楚明白的闺秀,也为这个努力的青年人稍稍的打开了心房。

  现在的他们就这么瞧着那个粗糙的口袋,你看一眼,我瞧一眼,然后莫名的就一起笑了。

  “若是你读大学的话,让我猜猜,你会选择的专业,应该是文史类的,我猜的没错吧?”

  听到这里的初雪将小桌上的口袋已经别回到了腰侧,她跟着点点头,回邵年时到:“我会选择读汉语言专业。”

  “当然了,我并不是说女性不能当记者亦或者是记者这个职业不太好……这只是……”

  邵年时笑着将初雪的话茬给接了下来:“这只是,我很难想象我们初家的大小姐拎着裙子追在一个或者一群男人身后疯跑的景象。”

  “我想,平常的运动课永远都拿不到A的初学同学,是真的不适合记者这个职位的。”

  这话说的初雪脸上一阵发烫,为了挽尊她就跟了邵年时一句:“其实,我只是不擅长跑步罢了。”

  说完,初雪的眼睛就往客厅的后窗处瞧了过去,透过这落地的大玻璃窗看过去,正好能见到后院当中专门开辟出来的为家中小姐少爷们所开辟出来的球场。

  想到这里的邵年时就将自己打算摘下来的软呢帽子又扣到了头上,起身对着初雪微微一弯腰,行了一个十分绅士的请的礼仪:“那,不知道这位小姐,可否等我一段时间?”

  “让我回客房将行李整理好了,我们去后院之中的花房走走,在那里,我再来说一下去北平读书的优与弊,如何?”

  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拎起自己裙摆的两端,做了一个十分标准的西式的下屈的礼仪:“好的,邵先生。”

  邵年时摆摆手,将脚边的藤箱拎起来,转过身快步的就往管家早就为他安排好的客房走去。

  至于初雪,则是朝着站在她沙发后不远的大丫鬟的所在招招手,吩咐对方到:“你去将我那件白色的外套拿来……不,还是桃红的那件吧。”

  当初雪打算穿过后门的石头子儿铺设的小路,来到那个珐琅彩玻璃做顶的美丽的花房的时候,这位大丫鬟不但将风衣的腰带替自家的小姐扣好了,更是将一定毛茸茸的白狐狸毛所制成的帽子斜着扣在了自家小姐的头上。

  手十分灵巧的大丫鬟还十分贴心的将初雪两条垂到肩膀上的盘发给摆放在了她的胸前。

  这样,118kj开奖现场,再在外面裹上一件既挡风又华丽的朱红色的大裘的时候,就不会将小姐内里所有的配饰都给弄乱了。

  他们瞧着花房之中只有一小半还在盛开着的花卉,谈论着有关于北平城内那所大学的利弊。

  “其一,北平很乱,军阀混战,黑帮横行,码头林立,以及各种党派各种思想与主义,都想要在那个大城市之中寻找一片可以生存的土壤。”

  “这就让我们这些现阶段应该多学一些知识的学生,失去了进学的真正的意义。”

  “我只是觉得,作为学生不要轻易的去信仰以及只凭一腔热血就加入到一种主义中去。”

  “若是我,真要去做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一定会选取与其类似的或是相对的主义去一并了解。”

  “也只有将你有可能选择的党派也好,信仰也罢,观念等等都给了解清楚了,你才会知道,这种主义或者是这种信仰是不是真的适合你或者说适合咱们这个国家。”

  “在足够了解的情况下你再选择是否加入,那你才能真正的说,我是为了信仰以及毕生的信念加入到这个党派之中,并愿意为其发展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但是也正是因为北平充斥了诸多这种精神范畴的开放,才是我不见你选择那里的原因。”

  “我并不是瞧不起你的觉悟亦或者是自我判断的能力,我只是认为,在你有基本的自我保护的能力了之后,我们再选择性的与这些党派们进行一触及分的适度的接触。”

  “我认为,用不上十年,甚至是更短的时间,一些党派将会成为我们这片土地上的真正的管理者,成为那些军阀也无法抗衡的大政府的真正的统治者。”

  “因为,这无关于信仰,只不过在那种环境之中,会让人们少了许多的背叛罢了。”

  “不会因为家庭或者是外界的干扰而选择了错误的党派,当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们起码不会被称之为背叛者亦或者是……汉奸罢了。”

  “是的,汉奸……别怪我会提出这样苛刻的字眼,汉奸这个词汇并不只是形容那些在乡村之中给洋鬼子们带路,带着他们烧杀抢劫的脸廉耻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可怜人。”

  “汉奸的危害永远是自上而下的,地位越高的,背叛起来所带来的影响就更大。”

  “我不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登上中国的近代史,以一种近乎于耻辱的状态被记载在上面。”

  “在那边,老爷的势力并没省内那般的周到,我也无法像是现在这般时时刻刻的跟在你的身边。”

  “若是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被热血的同学连累,被那些所谓的大义给绑架裹挟着一同前进……”

  “在遇到了现如今野蛮的当权者的时候,我怕我来不及去阻止发生在你身边的悲剧。”

  这些压在他的心中因为时机未到久久未曾说出口的话语,在这一刻,在他幻想着的可能会出现的场景之中,终于被他全数的说了出来。

  “如果我理解的没有错误的话?你这是在担心我,并且想要保护我,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你其实,你其实……”

  初雪抬起眼睛瞧着面前的年轻人,却因为对方眼睛中有关于爱慕与希冀的光太过于闪亮,而彻底的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言语。

  “是的。”邵年时将身上的大衣整理的一板一眼,用自己最为真挚的情感去表述了他对于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的爱意。

  “我从济城郊外,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注意,不,应该说心仪与你了。”

  “只是,随着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我追随着你的脚步越来越快,我与你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之后,我最开始的那种卑微的,渺小的退而求其次的想法,就渐渐的膨胀成为了……”

  “我想要娶回家作为妻子疼爱的是初家的初雪而不是我脑海之中给自己幻想出的其他人。”

  “并且在为着我的梦想,我构筑出来的有可能属于你我的未来,拼命的努力着。”

  “你知道吗?”邵年时说到这里笑了,他的个头很高,却在这个时候有心迎合初雪比他矮了一个多头的身高而微微的往下弯着,他的笑容十分的单纯,还带着独属于心想事成的甜蜜:“我原本的梦想是十分的简单的。”

  “我的父亲对我说,让我在乡下制办几十亩的地,住着他们给我盖起来的砖瓦房,娶一个贤惠又……能生养的女子……简单又幸福的度过我这一生。”

  “只是当城郊的那辆马车的帘子被掀起来的时候,只一眼,就把我的梦全数的给改变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xuanhuange.net

  : 小说《民国草根》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玄幻阁小说网首页,支持《民国草根》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